» 您尚未登录:请 登录 | 注册 | 标签 | 帮助 | 小黑屋 |


【TGFC SHOP】雅虎代拍亚马逊乐天代购 可负责清关 【孤高の英雄】电子表笔筒TGFC出运费就送!
【凸大夯丸保健专门店】【限时活动】任意两粒40包邮,需要的朋友抓紧 加入商铺
发新话题
打印

[其他] 三杉纯分析

https://jump2.bdimg.com/p/729695311?pn=1

《领口的白饭粒——谈我眼中的三杉淳》

前言:

昨天是传说中的圆周率节,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地TX了某淳粉之后,突然心血来潮地觉得淳黑其实是个挺有前途的职业,于是在树立了“我想当淳黑啊思密达”这个坚定的决心之后,我兴致勃勃的翻出了压床底的漫画——因为就算黑,我也要当个有职业道德的黑,信口胡来天外飞仙不是我的STYLE。然而,在翻完漫画之后,我发现,杯具鸟,因为这孩子有个最有名的黑,这个黑是我等不可能超越的巅峰——因为根据所谓再YY的同人在原著面前都是渣的理论,那么当原作者都拼了老命地把你往死里踹的时候,我们也只能叹一句,三杉淳你和高桥八字不合吧。

凡事都要带着理论的眼光去分析,而在高桥阳一大神面前,什么理性都不需要的。我等中华儿女看高桥漫画其实有个优势,那就是可以翻出从小看到大的烂俗武侠片的路子来分析高桥漫画的走向,而且此招二三十年来屡试不爽,就算是有着贵分子头衔的三杉也不能免俗哇~~~~

有人曾在我某篇长篇里留言说,其实所谓文章只有主角和路人甲两种角色,除了男一之外,其余的全是打酱油份子,此话深得我心~~于是除了大空翼之后,其余的不过是大片儿绿叶,不见得谁比谁更高贵些的,所以掐来掐去也不过是我等打发无聊时间的举动罢了,肝火上升就免了吧。

好吧,言归正传,今天我要说的人物是三杉淳,本吧两大“血雨腥风男”之一,其实他和那个之二区别也不算大,都是人气惹的祸,你要是个没资色的酱油党,谁还理你啊。所以,要当个有资色有品味的酱油党,三杉淳是个很好的模板哇~~

PART 1 我不黑你我黑谁?——三杉淳位置的尴尬性


根据烂俗武侠片剧情发展需要或是RPG游戏俗套大全,主角大人会经验一个从无名小卒到在一定范围内享有名气的练级过程,而在C翼里,成长篇或者更确体一点,小学时期就是大空翼的练级阶段。那么在练级阶段也必定有一个BOSS级的人物,让这个人物存在的意义在于让你获得大量的经验值以及技能的提升。而这个人物的命运呢,两种——要么OVER了,要么就是成为主角成长道路上的一个良师益友,当然,据不完全统计,似乎后者比较占先。
当然,有人会喊说小学篇的BOSS那不是日向咩,当然也有人要喊那不是若林咩?那你好好想想RPG游戏的人物组成吧,一般来说,一个战士一个魔法师加一个复活系是完美的搭配啊,从球队的配置上来讲,那一个前锋一个门将的,刚好是大空翼那个中场的左膀右臂,足球这个十一个人的运动中,这种组合的实力加成,实际上来讲,是一种天衣无缝的配合。
那么接下来看同是中场的,松山是典型的政委型人物,做做后勤工作当当知心大哥之类的还是挺适合他,而岬太郎更是一打出场就和大空翼捆绑销售,于是这么一番排除之后,那么三杉淳的位置就尴尬了。

路人甲也分类的,垫脚石也是其中一种。大空翼再强,也不可能分出十一个分身来,那么他需要的十个队友中,三杉淳也必有一席之地,然而他的地位是所有人当中最尴尬的一个,因为只有他,和翼的对比最有鲜明,更可怕的是这种对比不是性格方面的戏剧冲突,而是二人风格能力的相似性和接近性。

其实三杉淳在练级阶段的实力还是凌架在大空翼之上的,球技方面不必多说,他对比赛的阅读能力,局势的掌控以及战术的布属方面,在整部C翼里都是出类拔萃的。曾经一度的,他还让大空翼几近崩溃,对自己产生过怀疑,这样的人物,当他不是主角的话,那么注定是个杯具,因为接下来有个问题便摆上了台面,那就是球队核心问题。
当一个人的能力让人产生了其实他也可以是关键先生的时候,那么势必他对主角的地位产生了威胁。那么此时做为主角亲爹的作者大人便会出手了。
一山不容二虎,一作品不容二主角,其实高桥还是挺过得去的,至少他还是给三杉找了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借口,当然也给众淳粉们留下了一个完美的想像空间。但是那类的《如果淳没有心脏病那他能赢过大空翼》的论题其实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你看的是《足球小将翼》,作者是高桥阳一,三杉淳是在这部漫画里存在的,那不是你自己的《足球小将淳》。只要主角还是大空翼的这个前提下,你一切的想像都是苍白无力的。

所以说,三杉淳一开始便被定位在了一个不可能再出风头甚至要连曾有的辉煌都不可能延续的地位上,他的作用仅是做为一面镜子来提升主角然后成为他的辅助人物,他和翼的位置的重迭,注定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改变位置或是退出球场。后者自然谁也不愿意看到,那么前者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办法,只是太委屈。
我也曾经在想以三杉淳的战术能力,如果是他来指挥日本队那是会是怎样一种情况,然而显然高桥更爱的是大空翼小宇宙爆发进而扭转战局的情况,如果这样的情况搁在淳的身上,也是否定他的指挥能力,那么还是免了吧。

综上,三杉淳是必定会被高桥给黑掉的,不管用什么样的手段。其实淳你比那个之二好多了,他还被同是炮灰的同类们黑掉的,而你至少是直接,而且是找了完美借口的黑掉的,你可以无憾了。

最后这是一个瑜亮问题,然而在主角已定下的情况下,而淳又没有可能走都督那条路的话,那么,其实,现在的情况挺好的。

PART 2 实力的肯定?权力的架空!--助教是块大鸡肋

前部份咱提到三杉淳的指挥能力,虽然那还是他的正太时期,但是纵观整部C翼,能出其右者,其实一只手伸出来就数完了。这样一个人物,是高桥创造出来的,如果此时高桥明晃晃地把他黑成仲永的话,那么估计读者都要不干了--顺便说一下,今天是消费者权益日,买了老高漫画然后被他伤害到CJ的小心灵的各位同好们,可以想想办法能不能维一下权。
当然,让他去充当中场指挥官带领日本队XXOO世界诸强这样的剧情还是算了吧,这样你就侵了人家大空翼的权了,但是三杉那能力浪费了也可惜是不,于是高桥是个人才,他给三杉一个看似很华丽的肥差--助教。

助教其实是个挺有前途的职业,如果哪家教练战绩不佳或与上层不合要卷铺盖走人而一时又找不到合适人选的话,那么你就有可能走马上任鸟~~~然后这个剧情往三杉淳身上那么一搬……好吧,如果那时三杉淳是三十岁左右的话,那么我觉得还是合理的,可惜那年三杉淳十来岁,所以这种情况,还是自己想想就好了……
好吧,既然上升为教练无望了,那么单纯说说助教这回事吧。其实嘛,这也是个尴尬的活儿,难道要你制定战术么?还是要你临场指挥?这些都是主教练的活儿,他一句“NO”顶得上你几十页纸的“论XX战术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同样的,战绩不佳的时候,媒体炒的也是谁家要把主教练扫地出门了,然后顺带的一句,又回到那个对于三杉淳无望的话题上了。

曾经我一度觉得三杉还是很适合这个位置的,这样他有了一个“旁观者清”的有利地形,以他对于比赛的那种天生的阅读能力和节奏感掌握,那么他将来走上教练的地位,比任何人都合适,那么就当这个时候是提前锻炼好了。
STOP,不要沾沾自喜,因为高校正在变向的“谋杀”你。

以淳的能力,不能当中场指挥官本已是可惜,但是这个位置肯定是属于翼的,那么淳的定位是什么?
其实高桥很聪明,因为成长篇三杉是个炙手可热的人物,如果一下子就把他丢到后腰甚至是后卫那样的地位上去的话,那么对于读者来说是一个伤害,那么对于作者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消息,于是他想到了一个缓冲,那就是助教,这其实是一招以退为进的奇招。
表面上,三杉淳是得到了一个让他可以发挥他最大优势有利地位,事实上,这一招,和“外放”没啥区别,表面上你去领了份肥缺,但事实上,你已被调离了中(和谐)央的权(和谐)力中心。
很显然,从来没听说过有围绕助教建立起战术体系的,撑死你就是个救火队员,已经是穷途末路才放你出去放手一搏的,所以,也没有人会把救火队员排列到主要战术体系中来,那么事实上,三杉淳此时已经被排除在了日本队的核心体系之外了。
不仅指挥官没做成,连副手的地位都不可能沾到了,那么,这个助教,实际上,名升实降了而已。

好,本吧有个淳粉一直在提三杉淳和藤真健司,因为他们都有个教练或助教的地位,但事实上,两人是没得比。
藤真是翔阳的绝对核心,他不在场的时候花形不过是个二把手,只要藤真一上场,翔阳的战术体系整个改变。但是,三杉完全不一样,就算他上场了,难道他能当核心么?不可能,因为大空翼还在,这个核心体系里,淳是不存在的,所以,他就算到了场上,战术也不可能改变,这是他地位决定的一切。

其实战术体系这种东西在球队里是一个很微妙的存在,一旦形成之后,一些附加连锁反应也会随之产生,比如说谁和谁搭档那么关系会好之类的,你一旦一开始被排除在外,那么当圈子形成之后,你要再强加进来,那么很不容易,所以就算三杉淳最后哪怕是王者归来的架势以球员的身份回到队中,但是有人敢冒险打破旧有的体系而重新建立一个有你甚至是以你为核心的新体系么?这个情况的存在的前提只有一个,你是主角大空翼,否则一切又免谈。

作为一个曾经的高手,最杯具的事莫过于“当你再战江湖的时候,发现江湖早已不是那个江湖了”,三杉淳就碰到了这种情况。曾经作为翼的最强对手之一的他,被用一个“助教”的头衔“外放”了之后,然后才发现,原来,已然没有自己插脚的地方了。

所以高桥真的是个战略家,他轻而易举地用了一个助教的身份不动声色地让淳一点一点地失去曾有的辉煌,而且作为助教这一点,他最有可能出彩的一次也被扼杀(详见PART 4),不得不说,杯具人生。

他给了你一块蛋糕,于是你欣喜若狂,却不知,当你接过的时候,你已经失去了今后所有的一切。

PART 3 阿喀琉斯之踵--心脏病是个完美的借口

曾经对希腊神话有些近乎痴迷的态度,但是看了一部份之后发现那不过宙斯那JJYY的一大家子的YYJJ的事罢了,于是改看荷马史诗。于是关于阿喀琉斯此人,说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但是一代英雄死在踵上,这点让人扼腕不已。
其实对于一个人的命运来说,我们总要安慰自己,上帝是公平的,他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给你打了一扇窗。
三杉淳主要争议点不外乎是心脏病,于是这就成了这个几乎完美的角色一处致命的伤口,几乎可以称之为,属于三杉淳的“阿喀琉斯之踵”。

因为这个心脏病,他输掉了小学与翼的比赛,也是因为这个心脏病,他败在了日向之下。而且,更是因为这个心脏病,他被强行调离了日本队的核心,可以说,他的一切,都是因为心脏病而失去的。
这对于一个球员来说,是一件很残忍的事情,要是断胳膊断腿一了百了倒是罢了,但是这个心脏病,只能说,是一种对于读者虐心的效果。

其实三杉这孩子真正虐到我的,倒真是这一点。小时候病没好,再怎么的辉煌却也是虚,长大了病好了,却已经没有机会再展宏图了,这才是很多人心中为他不值的地方。
高桥也许是良心发现了,竟然让他的病好了。然而这一次,他的处理,让很多人都不满,因为有一个很明显的问题--弱化!

如果由得三杉淳自己选的话,那么在“依旧生病实力不变甚至加成”和“病好实力减弱”这两个选项中,我不知道他更倾向于哪一种,但是,我知道,他不可能有第三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其实看似悲壮其实昏招,因为对于一个球员,一个职业球员一个国家队队员来说,一个健康的体魄有多么重要;第二种选择,事实上高桥也是选了这种,但是无疑,让人无法接受。

但是,仔细想一下,其实,这已经是无奈之中最好的一条路了。
前面一部份已证明,三杉在此时已被架空在了核心体系之外了,那么,请认真想一想,如果三杉病好之后归来了,他的位置如何安排?只有后腰后卫这样的位置,他不踢也得踢,没得选了。

所以,病好之后,他实力如何,其实早已不重要,他再强,比以前强,他也不可能取代翼成为核心,甚至连松山等人的位置他也不可能去动到了,那么其他位置呢,说实在的,在高桥的眼中也不过是鸡肋而已,高桥就找了个位置给他,算是安了自己的心了。
只能安作者自己的心,因为读者买帐者甚少,有时候我都觉得高桥对淳的不公平令人发指。

倒是,反过来想一想,其实高桥这种弱化的安排,对于读者来说,有时候,也能够强的说服自己。因为试想想,如果病好之后他是以原有的实力归来的话,那么还是回到上一个问题,他有可能取代翼么?且不说战术体系的系统性问题,这个核心易主就是个可怕的情况--翼那帮南葛的嫡系兄弟答应不?别说南葛帮,估计要让日向那些人点个头都未必容易,所以,这个假设根本不可能存在。
换句话说,淳不管以再强的实力归来,他的选择其实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踢那些鸡肋的位置,这与他的实力无关,只是高桥已经用的心脏病设计好了今天一切,不管你如何改变,结局都没有区别。

除非一开始你便没有心脏病,除非这漫画是《足球小将淳》!

阿喀琉斯之死,直接致命的原因是阿波罗的箭,但事实上,远赴特洛伊的那一刻,一切都已注定好,在神面前,海神之子也不过而而,而在作者面前,一人角色更多的,有他的悲剧性和无奈。

PART 4  你的影子--神秘的荷兰人加尔富特


我曾经在某个版本的三杉淳的资料里看到三杉的偶像是克鲁伊夫,这颇为让我吃了一惊--作为贝皇的死忠,我发誓我爱死克鲁大神了,但是,似乎他的性格,让我很难和三杉淳联系在一起。于是我在想,也许只是球风问题吧。
其实也有人说三杉的球风很有荷兰风格,这在一水儿的桑巴舞般的巴西风中很是亮眼,高桥是个欧风无能,当年画个法国画个德国几乎要了他老命,于是在世青里,五大欧洲球队,黑了俩,无视了俩,剩下的一个只留得杀人射门让我等打打牙祭,于是大家高呼不画荷兰的原因,我在第五部份会分析,这里我只分析一下荷兰家的队长,布莱恩·加尔富特。

其实高桥整部漫画中一直存在一个对称性的平衡,本吧已有人分析过日本队队内对称关系,以大空翼为对称轴的对称关系。而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还有一种对称关系让我关注了很久,而我这部份也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
高桥所描绘的日本队的重要球队,在世界范围内都有一个突出的固定对手,如翼和拿度尼,日向和火野,岬和皮埃尔,若林和施奈德,新伍和赞迪尼等等,而反之,一些国外的重要球员也在日本队瞄准了自己的目标。我这里仅说欧洲五国,上面提到过了法德意三国,那么下剩的两个,刚好是世青的二个新BOSS,利云和加尔富特。
高桥其实挺喜欢利云的,因为描绘他的对称性问题的时候,甚至动用了明暗双线,分别对应了他的球场和情场,而赤井和松山在两条线在剧情的推动上,也算是尽职尽责,所以利云在外籍中的高人气,也是正常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看加尔富特。

首先,加尔富特不可能没有对称人物,否则高桥那些铺垫就白做了。
再次,此对称人物应该是个中场,这点类似于皮岬的对称性。
第三,排除了那个对称人物是个空降兵的可能性--之前赤井已是,高桥不可能短期内重复。
最后一点,必须实力相当不分伯仲,这点也是最重要的。
那么,综上,一个已存在日本队内的实力相当的中场,那么他会是谁,结合本部份第一段,这个人呼之欲出--三杉淳。

其实这对的对称性堪比皮岬那一对,至于……打住,本文是分析帖,要YY基情的私下HI我就行了……而我前年关于加尔富特的分析文,对于加尔富特的球风的推测,基于的基础,与其说是克鲁伊夫,倒不如说是三杉淳。
因为两人的对称关系,其实他有之,他便有,我可以由三杉推之加尔,同样也可以由加尔推之三杉,对等。

加尔富特做为欧洲顶级中场之一,享有“全能指挥塔”之称,而“全能”这个符号,在C翼早期中,三杉亦是一个杰出的代表,而指挥塔的能力,尽管高桥一直压抑之,但是小学时期惊才绝艳是绝对让人无法否定三杉的能力的,所以,全能指挥塔是加尔,亦是三杉,两人其实不差彼此。

高桥对于加尔富特这个人,一直是很暧昧的态度,曾经我一度很奇怪的是,高桥是巴萨粉,而克鲁伊夫在巴萨的历史地位无人可代,那么为什么加尔富特始终处在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地位,这又是如何?
然而在我想通了他和三杉的对应关系之后,那么这个问题迎刃而解——因为画加尔不可能不画三杉,那么一画三杉,我等怀旧党估计会对高桥高喊“还我王子三杉”的口号,高桥处心积虑的经营了如此之久的黑淳大计,怎么可能自毁长城?
所以,加尔富特不过是三杉淳的陪葬品。(最发指的是世青,这点第五部份讲解)

其实在加尔富特有限的出场时间内,倒真还和淳有那么一点交集。然而这也是最让我掀桌的地方——我没有想到,高桥对于淳的态度已是如此这般的铁石心肠。
在荷兰青年军远征日本的那段,其实漫画中加尔富特是在到最后才露了个小脸的,而且据可能可靠的消息声称,这还是高桥到了后面才追加的。当然此剧情还有个剧场版,此剧场版虽然人物造型挺失败的,但是剧情很销魂,根据此剧情可以写出《荷兰队的秘密训练日记》,《三杉淳的助教日记》等一系列纪实文学。此片的最大亮点在于奠定了荷兰队女王天下的基调。
好,就此片而言,其实我的关注点一直是三杉淳和加尔富特——首先,三杉此时正是助教,而加尔富特……此人就不想说他了,因为他整个就是站在看台上指挥的场外教练般的存在。可怜的荷兰教练连个影都没露过,唉……
第二,三杉淳是第一个注意到加尔富特的人,而且是几乎是一眼看到了看台上的荷兰队长。
以上两点为铺垫,那么其实谁都有理由期待一下三杉和加尔富特的对决,哪怕只是做为各自队伍的战术指导在场边指点江山一下好也哇,可是结果呢?

大空翼回来当救世主了,于是淳的绝好的一个机会又没了,我真的觉得高桥在描绘翼的同时,对于同是日本队的队员或多或少的有一种抑制性,而三杉淳一直是首当其冲的,不过因为他曾经是那般的出色,那么高桥便不会再给他一丝的机会。
于是荷兰剧场版在翼的归来之后成功翻盘,而淳在此之后几乎没有露过脸,曾经期盼过的战术的对决就这么连影子都没有,实力不甘。

然而,这不是唯一的一次,加尔富特的再次出场是世青,那么这个先搁一边,我要说的是高桥的另一个特别篇,那回加尔富特以球员的身份上场踢球,而三杉淳也病愈归来,然而这回这一幕,做为加粉,我都有掀桌的冲动了……
有人说日本队的防守基本可归于若林源三的手和石崎了的脸,那么剩下的那些只是作为木桩让对手的王牌过的,那么这次加尔富特也不例外的过掉了三杉淳。
很干脆的那种。
而我很绝望。

事到如今我其实早就不指望高桥能画出世少时期对法国一战的水平了,但是如此之大的落差还是让我想问一句,难道除了大空翼,其余的人就真的只有炮灰命了么?
高桥把淳往那个位置上那么一放,他已经是接近餐具的存在了,我本来以为他的对称关系加尔富特的出现会有所改观,可是,依旧没有变。

加尔富特依旧是神秘的荷兰人,他的实力依旧谜一般的存在。
而三杉淳依旧踢他那可有可无的位置,依旧无处寻觅他当年那让人难忘的风采。

我猜中了这开头,却根本无法猜中那结局,本来以为那个影子的出现是他重新辉煌的开始,然而,却不料郎心似铁,你宁肯让他“犹抱琵琶半遮面”,也不让他“守得云开见月明”,何必呢?

PART 5 黑之极致——就算是自打嘴巴我也连你的影子都不放过

说到三杉淳的“影子”加尔富特,那么不得不提的便是世青的半决赛,日本VS荷兰,半张纸,一个比分。
关于高桥为什么没有具体描绘这场比赛,民间传说可谓不少,比如说,据说是挺官方的“JUMP催稿说”——读者反映这世青不好看,于是上面要求高桥赶快截稿好算钱;另有一“高桥无能说”——以高桥的能力,要他画一场90分钟的0:0那不如捅他一刀算了……
当然,历史尘埃无处追寻,我们也只望纸兴叹,一代全能足球就这么给混过去了,谁换谁咽得下这口气。
然而,我在构思这篇文章,或者确切地说,当我确定了三杉淳——加尔富特这对对应关系,以及高桥对淳那种一黑到底的态度,那么我便产生了这样一种想法,于是,我的有根据无责任无厘头一有二无的《三杉淳我就是要你永不见天日——世青半决赛一笔带过之谜》便出炉了。

其实每个作者在写作方面都有一种固定的思路或称之为惯性思维,那么到了高桥这里的话,我们不防来回顾一下:与高桥的对称思路当然是贯穿全篇的,那么他的对称体现在,在比赛过程当中,他会花一定的笔墨去描绘这对对位对手的对决,比如世少的皮埃尔和岬太郎,施奈德和若林,世青的火野和日向等等。那么接着往下推,如果我之前的关于三杉和加尔的对称设想是成立的话,那么日本VS荷兰势必少不了这两人的对决。
这会是什么级别的对决?
加尔富特是何等人物?而三杉淳更是公认的天才之一。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对决起来的话,那么可以想像,那是如何的精彩。
但事实上,高桥没有画出来。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偏激地去想一下,或者说,我们以小人度君子之腹地想一下,是不是因为高桥根本不想让三杉有这样一个对话机会呢?

那么退一步讲,如果说我的设想是不成立的,或者说,也有人会说,也可以照样画但是不让淳表现就可以了啊。当然,这种情况也需要分析一下,因为我认为,这样的情况,也是不可能出现的。
荷兰是怎样一个球队?可以对比瑞典,瑞典队有四个出名的球员,称白夜四骑士,而荷兰,有名有姓并且在之前有过特别表现的除了加尔之外,还有五个,共是两前锋两中场一后卫一门将,这个阵容不会比瑞典差到哪里去的。特别是中场,除了加尔富特之外,他家副队克里斯曼也非等闲之辈,你要让翼一对二的撑个90分钟还能保持0:0,可信度太低,估计高桥觉得连他自己都哄不了。那么,此时必然要有一个人来“辅助”翼,这个人会是谁?
只能是三杉淳,只剩下三杉淳,也只有三杉淳和翼的组合能对抗荷兰的中场。
所以说,如果你要画,却不想让淳表现的话,那么很难做得到啊。

或者你说不辅助行不行,我让若林封死所有射门行不行,这样0:0不成问题啊。但是,人家那是漫画啊,你不可能一直画射门,不停的射门,连带球传球过人一概全无,既要画,那么必有加尔富特,必然有中场的对决,于是……好了,又有人说,可以把克里斯曼省了,直接只画翼和加尔富特就行了。
那么接下来,去掉翼之后,日本队的关键人物又是谁?
关键人物是高桥在世青赛决赛阶段的一个重要思路,即除了翼之外,每场比赛都有一个对胜负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存在,对墨西哥,立花兄弟;对乌拉圭,日向;对意大利,新伍;对瑞典,赤井;对巴西,岬。好了,如果对荷兰只有一个翼而无此关键人物的话,整个思路被打破,不太现实。
如果你说打破就打破,不要关键先生了,那么荷兰粉们估计要不干了,凭什么其他队都要有一个额外人物,而我们就只要一个大空翼就打败了我们,难道我们就只有这样么?
结合荷兰的实力,以及0:0的比分,翼的孤军奋战的可能性是极小的。于是,又回到老话题,关键先生是谁?
难道不是他么?难道不是三杉么?

好,于是三杉在这里出场的必要性和必须性我分析完了,然后……事实上是,这场比赛被省了。
于是我那一有二无的结论就出来了:因为高桥自己也想不出不让三杉在这场比赛里出彩的理由,于是他最后思来想去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老子我不画了你还能把我咋的?
好了,高桥大仙,我服你了还不行么?

高桥这一举动的牺牲是很大的,因为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很大的嘴巴——他之前对加尔所做的铺垫,放在他身上的卖点,他全然的放弃了,因为对比利云,加尔和他的待遇就是一个地一个天,这完全不符合剧情的布局道理嘛,可是他宁肯不画加尔他也不给三杉机会,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啊?

我曾经以为你只会不动声动不着蛛丝马迹地进行你的计划,却不料你宁肯露出这么大一个漏洞却也不肯放过一个那么优秀的孩子,原来,你真的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

小结:永远的白饭粒——白玫瑰和白月光其实都是浮云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是以一个中立人的身份对高桥的一点点牢骚而已。其实自己也知道,人生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既便像大空翼,你也不得不承认,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有时候觉得对于一个作者来说,要做到“公平”二字实为不易,若是笔下人物个个顺风顺水的发展,那么作品便失去了大半的神韵。更何况,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往往比一个平淡的人物更能击中读者的神经,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悲剧因子。
从一部作品的完整性来看,有一点就是里面的人物必是各种各样的,那么也可以说,每一部成功的作品里都有一个“三杉淳”。并非作者不爱他,作者是爱着笔下的每一个人物,只不过,作品需要这样安排,就算这个人不是三杉淳,他也可能是“四杉”“五杉”……名字一个符号而已。

这年头,粉粉黑黑,傻傻分不清楚。人的心理当中,都有一种叛逆因子,或者说,物极必反。某些粉的天天鼓吹和处处腻人,往往会把一些中立人士甚至一些粉,活生生的逼成黑。同样的,有时候看着某个人物不断被黑来黑去的,你心里的那个因子又开始起作用,让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加入“反黑”大军,进而成为粉。所以,这世上本没有永恒的黑,也没有永恒的粉。
如果说高桥就是个“淳黑”的话,那么他这个黑可谓用心良苦,他一次又一次的黑来黑去,给我们呈现的是一个完整的三杉。
然而高桥其实并不是黑,而对于三杉淳的安排,用一句小白文作者常吼的话:“这是文章的需要,你懂么?”
所以说,如果说高桥是黑的话,那么他也是那种伪装的黑,其实是那种高境界的粉,他的存在,给三杉造就了一大批的死忠,够了。

确实,文章的需要,文章都需要一个悲剧性的人物,而这个人物,在悲剧中升华。
高桥的手法,看似烂俗,实则挺抓读者的心理——这世上为毛有这么多烂俗不过是因为有收视率罢了,而高桥的手法,也恰恰在抓读者的心理。
其实倒是可以想想,如果三杉淳一路下来便是风平浪静的话,那么不外乎是多了一个大空翼罢了,但是,正是因为高桥给他安排了如此多的坎,他一路走来,其中的坚强,隐忍,到最后的重生,一步步平稳中的惊心动魄,细细体会一下,这带来的心灵震憾,是深刻。阳光下的平坦固然是让人羡慕的人生,但是雨中的奋进更能打动人的心灵吧。
三杉淳便在高桥的安排下,给我们呈现了一种坚韧的人生,他依旧踢球,他学医,而且据说他还会小提琴,这样的一个人,如何让人不爱之?
我想,这也是淳粉们对他死忠的原因之一吧。

所以啊,高桥啊,其实你还是个不错的作者,看似黑实则粉的手法,我等甘拜下风啊

张爱玲女士说,每个男人心中都有两朵玫瑰,一红一白。那么,在高桥的眼中,大空翼永永远远是他心口的那颗红朱砂,而其余的角色呢,就算曾经是白玫瑰是白月光,到头来也不过是颗白饭粒。三杉淳这颗放在高桥领口上的白饭粒,却是高桥不忍心伸手弹去的一个存在,他比那颗朱砂更实在,因为他永远在那里提醒你,他曾经是一朵多么美丽的白玫瑰。
(全文完)



懒蠢馋mimicry三大弱智言论:
我真/飞鸟作为troll在泥潭没有存在感
我真/飞鸟进了小黑屋就会记得和受到教训
泡妹妹收妹妹泡未成年少女是很耻辱很丢脸的事

TOP

记得有个角色是有心脏病设定?是不是就是他



TOP

LS就是他。。。



學李克勤首歌話齋,“受過傷先知道要堅強。。。”

TOP

游戏里三杉一直很强的,最起码不比挂神差。。。

马甲一个= =

TOP

悲情的贵公子啊,女人最喜欢这样的角色了

有梦想谁都了不起,请相信爱会有奇迹

TOP

三杉就算没心脏病,也不一定打的过小次郎的明和和东邦。

TOP

posted by wap, platform: iPhone
日向也很悲剧啊,小学中学时代一直跟大空翼势均力敌,一度是日本队核心,翼回来之后,日向也是二号人物。结果去到职业阶段,硬是安个身体左右不平衡的理由,连正选都进不了。

女人每天要问的四大恐怖问题:

第四位:我漂亮吗?
第三位:你在哪里?
第二位:你爱不爱我?
最恐怖:什么时候结婚?

TOP

posted by wap, platform: iPhone
以前看世青篇的时候就觉得南葛帮太恶了,一堆球场上的人型看板,存在意义就是被过、震惊和流汗,偏偏还能上场露个脸熟。

TOP

引用:
原帖由 隆子的三少爷 于 2018-8-9 02:30 发表
posted by wap, platform: iPhone
日向也很悲剧啊,小学中学时代一直跟大空翼势均力敌,一度是日本队核心,翼回来之后,日向也是二号人物。结果去到职业阶段,硬是安个身体左右不平衡的理由,连正选都进不了。
后来修好了,但只能在意乙混,不过话说回来,本来日本就不应该出这种暴力射手,有一个大空翼已经够bug了。暴力射手还是要看我大天朝的肖俊光,可惜被bug翼安排了。

TOP

肖俊光可是唯二还是唯三在禁区外破若林门的人了

守望id:赤色的风#5606

TOP

引用:
原帖由 隆子的三少爷 于 2018-8-9 02:30 发表
posted by wap, platform: iPhone
日向也很悲剧啊,小学中学时代一直跟大空翼势均力敌,一度是日本队核心,翼回来之后,日向也是二号人物。结果去到职业阶段,硬是安个身体左右不平衡的理由,连正选都进不了。
从小直线盘球撞人,现在你却告诉我左右不平衡一冲击就被撞倒??

懒蠢馋mimicry三大弱智言论:
我真/飞鸟作为troll在泥潭没有存在感
我真/飞鸟进了小黑屋就会记得和受到教训
泡妹妹收妹妹泡未成年少女是很耻辱很丢脸的事

TOP

引用:
原帖由 zero3rd 于 2018-8-9 08:06 发表
posted by wap, platform: iPhone
以前看世青篇的时候就觉得南葛帮太恶了,一堆球场上的人型看板,存在意义就是被过、震惊和流汗,偏偏还能上场露个脸熟。
初中开始后,钾和若林都离去了,剩下大空翼一人+10人路人甲。

说他们路人,看看国家队的时候正选都没有什么修哲三剑侠份。

结果一个大空翼还能4连霸

懒蠢馋mimicry三大弱智言论:
我真/飞鸟作为troll在泥潭没有存在感
我真/飞鸟进了小黑屋就会记得和受到教训
泡妹妹收妹妹泡未成年少女是很耻辱很丢脸的事

TOP

发新话题


 
     
官方公众号及微博